您的位置 :首页 >> 刀剑黏巴达 >> 第十五章 能令蓝凤心生敬服之心的人

第十五章 能令蓝凤心生敬服之心的人

时间:2014/3/11 13:58:08  点击:2474 次
  蓝凤吃一惊 ,因为他听出这声音乃是公公的叫声。

  在她的心目中  ,公公尹在山不论机智或武功 ,似乎都高人一等!

  放眼江湖  ,能令蓝凤心生敬服之心的人 ,除了“两楼苍龙”

  尹在山以外,卡实也没第二人了 。

  她——蓝凤在此刻忽又闻得这一声  ,虽然很沉很大 。但蓝凤知道少说还有一里多那么远 。

  她闪退五丈外  ,举目看过去,这时候便见拚得忘了自己的马天彪也抖着大腿斜着身子闪在两丈外,那肩臂已抬不起来的丁老八,一手舞着钢叉厉声如疯虎大吼 :

  “杀  ,好胆仔,别跑!”

  马天彪怒骂:“跑?跑你的大头鬼,你是一个疯子 ?你应该看看清楚是那—方胜了 ,他娘的 ,你那批强盗已经死的死,逃的逃 ,便你那个帮手也已经等着挨宰了,老子会逃 ?怕是你要逃吧 ?”

  那丁老八奸像被马回子骂醒过来了!

  他也举目四下望。不错。他的人马有十几个正往探山林中溃逃 ,便“伏牛七煞”

  也有两人跌坐在地上 。

  丁老八高声吼:“桂老大  ,我完了!”

  桂连良沉重的道 :“是的 ,好像我们都走上末路了!”

  丁老八哀着声传来,道 :“我这是他娘的走的啥米衰尾运,山寨被烧  ,人马逃了 ,我还有啥米指望 ?”

  桂连良几人注视着蓝凤 ,他恨声的道  :“我兄弟低估青衣社了 ,老八 ,八哥呀!

  我七人当真成了衰老尾道你了,先是白马堡 ,如今八宝寨——”

  “血里红”佟大雄怒吼 ,道:“老大 ,别泄气,咱们还有得拚,大伙还未到绝路上 ,不就是搏命吗 ?干!”

  “黑炮”李怀德抖抢着手中厚背砍刀 ,厉吼道 :“他奶奶的,老子早就活腻了,再动上手  ,我往这查某身上压,就算她娘的把老子身上打成马蜂窝  ,老子也要她压在身子下,我就不信这世上还有女压男的!”

  他这是连骂黄话 ,却是远处匆匆的飞一般来了一乘软轿。

  轿上躺的果然就是“两楼苍龙”尹在山!

  他老人家神出鬼没  ,就是莫宰羊他是攒怎会在节骨眼上赶来此地 ?

  青衣社大当家“无影刀”蓝凤收起手中利刃,她迎上去 ,道  :“爹,你在总舵养病,怎自如此辛苦的赶来此地 ,有什么话着人交代下来,媳妇一定遵从!”软轿到了现场,现场血肉狼藉 。那“两楼苍龙”尹在山深深的叹口气 ,道:“好像一唉 ,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,死不了少人呐!”

  蓝凤道:“不可惜 ,他们是拦路打劫的强盗……”

  尹在山沉声道:“不,他们玩命干强盗 ,也是走途无路才干的 ,如果他们吃得饱穿得暖,谁会干什强盗!”

  附近,丁老八一声叫:“老爷子真是窍郎!”

  蓝凤又咬牙道:“那丁老八他们烧我傲龙岗 ,我能不教训他吗 ?”

  尹在山道  :“他们一定是受人蛊惑 ,上了别人的当,也值得原谅,孩子  ,放了他”

  蓝凤道 :“从虎归山  ?”

  尹在山道  :“他不是虎,他们还是有人性的  ,如果他们真的是虎 。相信你爹  ,我自有杀虎的本事!”

  这话令丁老八暗自敬服 。他直视着满头华发的尹在山 ,感动得鼻水都喷出发了!

  丁老八以为,青衣社的老当家真英雄也!

  那是他的直觉 ,英雄狗熊或奸雄 ,那只有慧眼的人方能认得出来——慧眼识英雄  。

  丁老八却把尹在山当成真的英雄  。

  如果尹在山知道丁老八心中所想的 ,他一定会大笑!

  当年三国时期的曹孟德便常常大笑——得意嘛!

  斜躺在软轿上的尹在山沉声对蓝凤道 :“久闻伏牛七煞大名,他们呢  ?”蓝凤指向山道左面石堆下围站的几人,道 :“爹,我就要他们死在一起了 ,就在那里!”

  尹在山故意放大声 ,道 :“我青衣杜绝不以为武服人 ,以德服人才能叫人心服  ,孩子 ,我不是时常对你说的吗 ?不要动不动就杀人!”

  他对跟来的两个青衣社壮汉吩咐:“快过去,先把他们身上的伤敷我的好药  ,包札起来 ,还有……”

  他向马回子招手 ,道  :“天彪。你还能走吗 ?”

  马天彪弹着一条腿,跳向尹在山,道 :“不成问题!”

  他到了尹在山身边 ,尹在山伸手拍拍马回子的肩头  ,道:“天彪,老夫已经把你们视为我的子弟了  ,以后好好的干!”

  马天彪热血沸腾的道:“老爷子 ,天彪这条命是你老人家的了!”

  mpanel(1);

  他还真的目屎直直落 。

  尹在山笑笑 ,自身边摸出一把银票塞在马天彪的怀中,笑道:“带着你的人马回恶狼谷吧!叫大伙好生的快活几天!”

  马天彪举着手中的银票 ,高声吼叫  :“哥子们 ,快谢谢老爷了厚赏!”

  “谢谢老爷子厚爱!”

  山谷中一阵回响不绝,马回子的人已经围拢过来了!

  有几个早巳弄了藤绳 ,准备抬他们的老大了!

  尹在山却指着那辆大车  ,道 :“天彪,先将伤处包扎好了 ,去 ,坐下那辆大车,还有你那些受了伤的弟兄 ,都上大车去 ,你们回恶狼谷!”

  马夭彪道:“那是大当家坐的大车,歹势坐。”

  蓝凤笑笑,道 :“天彪 ,照老当家的话去做!”

  马天彪闻盲 ,几乎要跪下叩头了!

  这时候如果尹在山叫他去上刀山,他一定跑在最前面!

  如果尹在山叫他下油锅 ,他怕是连衣衫也来不及脱 ,就往油锅跳了!

  匆匆的,马回子领着他的人,走的可真轻松。

  这批回子 。也是从前在西北大草原的马贩子  ,如今虽然不干贩马抢马勾当  ,但日子过得有够爽 ,呶  ,这时候虽然十几个伤的哎呀叫,却也掩不住那一声嚎亮的歌声震撼着山谷了 。

  马回子平时叫他们多唱歌 ,这可是马回子的高明之处,只因为唱歌可以带动欢笑 ,令人愉快 ,谁见过悲伤痛哭的时候,有人会唱山歌 ?

  马回子带着这批人马 ,一个个年轻力壮  ,平日里吃饱饱  ,这些人就在一起唱唱歌逗乐子了!

  有人说 ,中原汉人喜欢作诗  ,边塞民族爱唱歌——高山民族嗜饮酒 ,水上的人打赤脚……… 。此刻马回子这批人就是唱着歌儿走出山谷的,光景好像奏唱起凯旋歌了!那歌声有悲壮的味道 ,但如果听听歌词 ,卡实不像啥米凯旋雄壮之歌  :“塞上儿郎哟 ,赶马羊呀!”

  风吹雨打哟 ,太阳晒呀!

  长年辛苦打哟 ,为了啥哟!

  哎嗨嗨 ,哎嗨嗨 ,啥 ?

  为的就是打个美姑娘的呀!嗨………。虽然歌词不是啥米胜利歌 ,但这批粗破锣嗓门叫出来的 ,那股子音量 ,气势上就是凯旋歌儿!

  那受伤的丁老八心中就在骂——娘的皮   ,老子面前这是在耀武扬威不是 ?那两个跟着尹在山一齐来的青衣大汉,为伤者艇药包札 。他们真的带来不少好的伤药。

  他们不分敌我,一齐动手  ,只要是受了伤的,他们也都为伤害者服务  ,而且十分细心!

  他们也为丁老八怡伤!

  丁老八不拒绝 ,他以为尹在山才是个宰相肚里能行船的大人物。

  大人物就有大人物的风格 ,大人物在容忍功夫上  ,就练得很实在。

  丁老八就以为尹在山能在被火烧了家门口尚还对敌人如此的仁慈,实在了不起 。

  他叫那两个人为他包札  ,为他服务!

  这光景当然也看在“伏牛七煞”眼中,桂连良很想立刻招呼他的人走离此地 ,只不过成万里和魏勇二人伤的太重,另外五人也带着伤!

  五个人仍然跌坐或站立在一起 ,眼前的一切景象都看在眼里,桂连良低声 ,道:“青衣社的老当家有气壮山的气势 ,也难怪白马堡不可一世的白玉堂 ,竟然会甘心为青衣社附庸了!”佟大雄道 :“老大,我们怎么办 ?”

  桂连良尚未开口  ,那顶软骄已抬着尹在山来到“伏牛七煞”面前 。

  软轿上的尹在山向桂连良几人点点头道:“八百里伏牛山区野 。久闻你们七人的交情比亲兄弟还深 ,只这一点使老夫羡慕!”

  桂连良重重一抱拳,道:“那是义气 ,你老谬赞了!”

  哈哈一笑 ,尹在山道 :“只不过你们的作为有时候也太鸟了!”

  桂连良道:“你老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尹在山道:“青衣社崛起江湖,不是杀戮服人,却也不惧别人找上门 ,你们先是要白玉堂造青衣社的反 ,上一回我没有拦住你们七人离去,本想找你们谈谈 ,但你们却走得太快了 ,而这一次……”

  桂连良道  :“这一次你老准备怎样对付我七人 ?”

  一笑 ,尹在山道:“别说得那么难听 ,凭七位的武功,也算近一流的了 ,如果善加利用 ,便也不似眼前这样东奔西走 ,像漂在水面上的浮萍一样,再说,七位在伏牛山区闯荡多年,也 ,未闻出什么名堂 ,倒还搞得几次拼命 ,几乎丧命 ,划不来的!”

  他不等桂连良几人开口 ,立刻对那两个青衣大汉吩咐  :“过来,先为他七人的伤涂上我上好的药;虽是棋子 ,但被以重手法打中 ,若不立刻医治,也会十天半月痛苦不堪!”

  两个汉子立刻奔到“伏牛七煞”七人身边,他们先自魏勇的肩窝处  ,将入肉的棋子挖出来,上药包扎,又自成万里的身上挖出一颗棋子 ,这二人一经上药包札 ,立刻都能站起身来 ,这药真有够神的 。

  于是“伏牛七煞”中的棋子 ,都被两个大汉又收集起来 ,送到蓝凤手中 。蓝凤只是不开口,她双目凌厉的逼视着“伏牛七煞”  ,如果不是尹在山及时赶来 ,蓝凤早将这七人的性命结果了 ,她是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的!

  只不过如今尹在山赶来,想是另有安排 ,至于什么安排 ,她一直就搞不懂 。

  “伏牛七煞”的伤已无大碍了 ,尹在山却笑笑,十分安慰似的 ,对丁老八招招手 ,道 :“丁老八 ,你过来 ,老夫有话同你说 。”

  丁老八斜着身子走近尹在山,他憋声的道 :“老爷子 ,你多指教!”

  尹在山笑笑  ,道 :“我的人烧了你的山寨,你一定在心中恨青衣社吧 ?”丁老八道 :“一报还一报 ,我没有可恨的 ,老爷子 ,我自觉比起你老爷子来 ,欠缺了啥米,我不如你!”

  笑的很爽,尹在山道:“丁老八。你打算今后怎么过生活 ?”

  丁者八道 :“我……—……”

  他抬头四下里看了一阵子 ,叹口气,道:“把我那些怕死的人马集合在一起,他们愿意跟我也好 ,不跟我就罄菜他们!”尹在山道 :“你一定欠银子 ,呶,这点银子你收着用,至少你们眼前得用银子吧!”

  丁老八真的伸手接过来,他只一看 ,便立刻叫道:“天爷 ,一千两银子送给烧你山岗的仇人 ,我说老爷子呀!你……你难道是圣人  ?”

  尹在山呵呵笑了!

  他抚髯笑道 :“江湖漂荡一条船,随时随地出风险,谁能保证永远会太平了?

  丁老八,你就别放在心上吧!”

  丁老八抖着手上银票  ,高声的道 :“都出来了 ,你们都给老子滚出来!”就在他们的吼声里,从断崖后,草丛中,慢慢的又冒出一批人头来 。

  这些人还真会躲  ,就躲在附近不出声  ,如今丁老八一声吼,他们又出来了。当先奔近了丁老八的乃是侯叫天!

  “当家的 ,兄弟们没有逃,兄弟们等机会呀!”

  “等个鸟 ,人家这是开了恩  ,施了德  ,放咱们一马了!”

  侯叫天道 :“兄弟们暗中看到了,所以那批回子一走  ,这儿就他们五六个 ,可也没有再冲杀过来 ,大家就等老爷子一句话了!”

  侯叫天的话  ,尹在山也听到了。

  只不过他都装做未听到的样子,只是微微的笑 。

  “两楼苍龙”尹在山又自怀中摸出一张银票  ,他对“伏牛七煞”桂连良道 :

  “过来 ,这是一百两银子 ,算是替各位压惊消灾之用!”

  桂连良七人全呆了 。

  他们再也想不到天下还有这款代志 ,便是以德报怨吧!不当场格杀已经要躲在被窝榆笑,那里还有替敌人治伤送银子花用的 ?

  尹在山却又笑笑 ,道 :“拿去吧 ?”

  桂连良道 :“你……老……这是为什么?”

  尹在山道 :“青衣社不只是为自己的兄弟谋生活 ,也替道上兄弟们着想 ,大家有饭吃 ,天下便太平 ,当然……”

  他斜睁的看了“伏牛七煞”几人 ,又道 :“人在江湖行,多一个朋友 。应比多一个敌人好吧 ?”

  桂连良几人从来有这种想法 ,如今尹在山如此淡淡的几句话 ,着实令他七人茅塞顿开!

  “伏牛七煞”专门制造仇人的人物,想想过去 ,看看现在,他七人立刻神情大变 。

  那桂连良重重一抱拳,对尹在山道:“老爷子 ,你是海量  ,我兄弟替青衣社三番二次制造麻烦  ,承你老的大度 。放我兄弟一马,真令我兄弟汗颜,打从今日起。

  青衣社若需用得到我兄弟的所在  。只在通知一声,不论水里火里,我兄弟誓死不辞 。”

  尹大山老神在在,但他的心里可乐透了“

  他的目的就是如此!

  一个人如果达到自己事先设计好的目的,他当然会偷笑不已只不过尹在山有曹操的作风 ,奸在心中 ,笑在脸上 。

  哈哈一声笑 ,尹在山笑的很坦荡。道 :“千万别误会了老夫的话,桂连良,你们七人在老夫的眼中是一般不可忽视的力量  。老夫很想把你七位拉在身边,只不过我不能以小恩小惠留人,老夫深知人各有志 ,不能相强的道理 ,你们千万别放在心上,倒令老夫难安于心了……”

  只这几句话,有几个能听出尹在山“欲擒故纵”

  尹在山的绳子就无形套住“伏牛七煞”的脖子上了 ,只不过他的道行高绝 ,很难令人看得出来 。

  如果他的企田被人一跟便看出来,尹在山也不会暗中跟来此地了!

  一边的丁老八心中在沸腾 ,尹在山的话 ,句句打动他的心……而他的心原本是黑的!

  丁老八低声对侯叫天道 :“快数一数 ,咱们还有多少人马?”

  侯叫天立刻走到人堆里 ,点着指头数起来!

  “一二三四五……三十……一……三十二……三十三!”

  有个汉子高声道 :“一共三十三!”

  侯叫天怒骂,道:“放屁 ,我数的怎么是三十一 ?你他娘的  ,搅和不是?”那汉子指着侯叫天 ,道 :“侯头领 。你自己算不算 ?算上你不是三十二了 ?”侯叫天一脸糗笑着,道 :“我真是有够矬的!”

  他走近了丁老八道  :“当家的,连你一共三十三!”

  丁老八骂道 :“你娘的  ,我叫你去数他们  ,你连老子也算上 ,有够烂的!”侯叫天瘪着一张脸 。

  桂连良走上前  ,他对尹在山重重的一抱拳,道 :“老爷子 ,良禽择木而楼 ,老爷子如果以为我兄弟还有可用之处 ,你点头 ,就将我兄弟收在你身边 ,算是我兄弟一个新生起点 ,这往后的日子里 ,全听你老的了!”

  尹在山忽然闭起眼睛来了!

  夭寿,他竟然生生挤出两滴泪水来了!

  这种表情 ,又是在这种场合;哇操!他可以拿最佳表演奖了!

  他挂着眼泪,伸手拉着桂连良,道 :“老夫只是想开脱你们 ,可并未想到会把你兄弟七人留在身边,如今见你如此坦诚 ,如果我再拒绝 ,蔓得我尹在山不是人物了!”

  桂连良喜道 :“老爷子 ,你答应子?”

  尹在山道:“怕是会委屈七位了。”

  桂连良回头挥手 ,道 :“兄弟们 ,大伙过来,这三个见面头是要叩的!”于是  ,“血里红”佟大雄 ,“黑炮”李怀德,“双拐”司马洪,“神倚”成万里 ,“大开碑”田壮,“担心秃子”魏勇 ,七人立刻一字排开,冲着软轿上的“两楼苍龙”尹在山先是重重一抱拳,就要一齐往下跪 ,都被尹在山立刻喝住  ,道 :“不用叩头了 ,形式上的表现并不重要,要紧的乃是诚心相待!”

  桂连良道 :“我兄弟定然赤胆忠心,老爷子 ,日久必知我兄弟之心了!”尹在山笑得开心,道 :“好 ,好 ,今天乃老夫的大丰收 ,哈…………”

  于是  ,尹在山又回看向丁老八 ,适巧丁老八也率着他的三十二个兄弟走过来了 。

  那丁老八已哑着嗓门,道  :“老爷子,你老不能薄此厚彼 ,我丁老八归顺了!”

  尹在山早就看准丁老八会来归顺的  ,山寨被烧 ,人马死的伤的 ,再加上逃的  ,他已没啥米蚊可变的了。

  尹在山却惊讶的样子 ,道 :“丁老八,你可以重整旗鼓呀?”

  丁老八道 :“莫非老爷于拒收?”

  尹在山道:“你乃一寨之主,怎好屈于人下 ?”

  丁老八道 :“那白马堡的白玉堂也不可一世,他仍然甘愿听你老人的话!”尹在山心中卡实爽到极点哈哈一笑 ,尹在山道:“老八 ,且容我思考一下,按怎  ?”

  丁老八道  :“老爷子,你老还思考啥米 ?你老去那里 ,我们便跟你去那里!”

  尹在山道:“我回傲龙岗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丁老八道 :“我们跟老爷子回傲龙岗!”

  尹在山摇摇头 ,道:“老夫可以实对你言  ,傲龙岗乃神秘所在,如果不是青衣社的人马,便很难走入傲龙岗 ,这不是我对你不信任 ,实则,你们若无特殊表现 ,证明你们的赤胆忠心,傲龙岗暂时不能去的!”

  他看看“伏牛七煞”七人,这话也是说给他七人听的 。

  不错 ,时至今日,便是白马堡的白玉堂,马回子,孙和尚几人,也只住过傲龙岗后岗的“贵宾馆”四合院,若想深入地道 ,怕是还得有更大的表现 。青衣社根本就是秘密的组合!

  尹在山对一旁站在的蓝凤,道:“孩子,如今你掌握着青衣社 ,你说吧!该怎么安排他们?”

  蓝凤就不遂里了!

  青衣社的大当家 ,总不能太没气魄  。

  她看看“伏牛七煞” ,再瞧瞧丁老八一伙,面无表情的道 :“爹的宽大  ,江湖上何人不为之感动,就拿上一次的义释白玉堂之事。江湖上已传为美谈 ,爹的作风 ,令我无以反对 ,爹的意思是……”

  淡淡的 ,尹在山道:“爹老了  ,总想在迟暮之年为江湖作些什么,爹早已把刀束之高阁了 ,积些善事也为来生呐……”

  他还真的表现的慈悲怀的模样,又道 :“如今也用人之际  ,一切由你作主吧!”

  他对“伏牛七煞”几人又道:“江湖组合 ,不外是有饭大家吃,有难一同当 ,各位有意见 ,各万摊开来坐下讲 ,青衣社是不会亏待各位的!”

  桂连良便在这时候对桂连良七人 。道:“你们七人当知黄河河岸的老龙帮吧 ?”

  桂连良点头,道  :“邱百万名符其实的百万 ,他的老龙帮霸占水面三十多年 ,听说他竟然与南面的水上人物有勾结 ,力量已延伸到大江面上了!”

  淡淡的,蓝凤道 :“青衣社也打造了两艘快船 ,我打算由你们去担当,开船之事由青衣社兄弟负责,你们只管到时候攻打敌人河面的船!”——

  
 

 
分享到 :
清朝后宫女人
大禹治水
只有处女才能参加的斯威士兰裸舞节2
慈禧陵墓陪葬珍宝全揭秘
古九州 今改制 称行省 三十五18
蜗牛背壳里的悲哀1
这也是一种幸福
八仙都爱打麻将  ,何况凡夫俗子们
用户评论
    请您评论
栏目推荐
浏览排行
随机推荐
小说推荐
  • 贝姨
  • 傲慢与偏见
  • 基督山伯爵
  • 局外人
  • 十日谈
  • 亲爱的安德烈
  • 城南旧事
  • 封神天子
  • 苏菲的世界
  • 穆斯林的葬礼
  • 四世同堂
  • 不抱怨的世界
  • 正能量
  •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
  • 成功没有偶然
  • 哈佛家训
最新故事关键词